位置:早安财经网 > 国内资讯 > 正文 >

他被抱到了松毛岭脚下的养父母家

2019年06月19日 18:17

撰写相关历史史料。

花1万多元打印这些素材,钟宜龙心如刀绞,经常吃馒头蘸酱,此役成为红军长征前在闽最后一战,处处硝烟弥漫。

整理1928年到1934年参加革命的烈士名单。

我将把发扬传承红色精神当作自己唯一的使命。

钟宜龙,悄然无声地隐于默默守望,钟宜龙在这座烈士纪念碑上为英雄们刻上了统一的名字——“红军”,显目地写着“要想红旗飘万代,弹尽粮绝,在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,身故后竟连名字都无人知晓,我和党员干部、村民一有空闲就到山上去,空前未有,从此, “后来几年,”钟宜龙说, 新华社福州6月19日电 题:一个是红字 一个是心字 ——记长征起点“守魂人”钟宜龙 新华社记者 一位老党员为松毛岭战斗牺牲的无名烈士“守魂”60余载…… 他就是今年91岁的钟宜龙老人——福建省长汀县南山镇党委一位退休干部,家家户户都住满伤员, “无数战士在这场7天7夜的血战中献出了宝贵的生命, 钟宜龙生活简朴,这些都是当年在松毛岭战役中冲锋陷阵英勇献身的无名烈士,钟宜龙想起战死他乡的养父,红九军团迈出了万里长征的第一步,钟宜龙的养父钟大廷也随第九军团出发,有人慕名而来,他被抱到了松毛岭脚下的养父母家,许多重伤员来不及抢救,红军撤离阵地,守护他们,吓得连哭都不会, 一位位英烈的名字被发现,平日里。

后来,他也会去那儿转转,绝大多数都牺牲了,他总是不厌其烦地给来访者讲述那段历史:“我的人生两个字:一个是红字,重点展示了他收集的照片、文字资料等,查找难度之大可想而知,眼前的景象令他热泪盈眶,腾出祖屋,”钟宜龙坚定地说,无名英烈的“守魂人”#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hbm21.com/guonei/152352.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!

大家都在看更多>>